您的位置:      首页  /  综合  /  陕西省能源局原局长贺久长被判1...
陕西省能源局原局长贺久长被判11年!
2021-01-07 11:49:15
摘要:据陕西省法制网消息,近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贺久长11年有期徒刑,犯受贿罪,处罚金200万元。

在被双开10个月后,陕西省发改委原副主任贺久长被审判。
        据陕西省法制网消息,近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贺久长11年有期徒刑,犯受贿罪,处罚金200万元。
        贺久长其人
        简历显示,贺久长,男,汉族,1960年9月出生,陕西蒲城人,在职研究生学历,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85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落马前,曾任陕西省委发改委副主任、党组成员、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

        在升为省厅级高官前,贺久长还曾陕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处长、陕北能源化工基地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等职,并于2009年11月至2013年2月担任陕西省发改委副主任的同时,兼任陕西省能源局局长达3年零3个月。
        据财新报道,贺久长疑为卷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贪腐案后,于2019年春节前夕1月底被带走协助调查。与贺久长一同被带走的还有延长石油前任董事长沈浩,后者是在春节后的2月初被带走调查。

\

        时隔一年后,2020年3月2日,陕西省纪委监委网站公布消息,贺久长被“双开”。两日之后,陕西省纪委监委宣布,沈浩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同日(3月4日),陕西省纪委监委还宣布,陕西燃气集团原董事长郝晓晨被双开。
        当时,两天之内,陕西省油气领域三名“一把手”落马,吸引了多方关注。
        家和办公室成了钱权交易所
        贺久长的贪腐之路长达14年之久,边腐边升,边升边腐。经法院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8年,被告人贺久长利用担任陕西省发改委能源处处长、副主任、能源局局长、延长石油集团党委副书记兼总经理、党委副书记兼董事长、陕西省发改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等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审批、工程承揽等方面为他人所在公司及亲友谋取利益,非法收受财物共计人民币1362万元、美元2万元、刘文西画作2幅(经鉴定,分别价值150万元、80万元)。
        梳理贺久长16宗受贿案的细节,格外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家和办公室成了钱权交易所,受贿高达30多次,占到受贿次数的70%。比如:贺久长收受陕西彬长煤业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苗合坤所送的20万元。2006年至2009年期间,苗合坤为在火石咀煤矿300万吨扩建项目的审批过程中得到贺久长的支持关照,以中秋节、春节看望为名,先后10次在贺久长办公室送给其共计20万元。
        2006年至2012年期间,彬县煤炭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何万盈为了蒋家河煤矿建设项目、彬长矿区煤矸石综合利用发电项目手续能够顺利审批,以中秋节、春节看望为名,先后13次在贺久长办公室共送给其20万元;2008年下半年,何万盈送给贺久长1张存有5万元的农业银行卡;2012年下半年,何万盈送给贺久长2张存有1万元的交通银行卡,上述共计27万元。
        贺久长收受陕西兴茂侏罗纪煤业镁电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乃则所送210万元、署名刘文西画作2幅。2008年4月至2012年底,高乃则为在其公司30万吨合成氨和52万吨尿素项目配置煤炭资源中得到贺久长的支持和帮助,在贺久长家及办公室等地先后3次送给其共计210万元和署名刘文西画作2幅(经鉴定,分别价值150万元和80万元)。
        贺久长在党的十八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比如2016年至2018年,贺久长13次收受陕西能通工程咨询公司总经理符朝132万元,为感谢贺久长对其公司经营和业务推广提供的支持帮助。据统计,从2006年开始至2018年的12年间,贺久长共收受符朝172万元。
        除过上述交易之外,下列7宗受贿也是在贺久长的家和办公室进行交易的:收受榆林泰发祥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栓明所送280万元;收受神府工业园区原主任李志卿15万元、美元2万元;收受陕煤集团冯家塔煤矿原董事长洪程英所送30万元;收受陕西中太能源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浦所送20万元;收受陕煤集团规划发展部原部长杨新民所送30万元;收受陕西省文物勘探公司法人王德义所送15万元;收受韩城矿务局原局长徐冉忠所送3万元。
        酒店进行钱权交易占到受贿次数近3成
        除了家和办公室之外,贺久长另外一个钱权交易场集中在酒店。
        2010年底,华陆工程科技有限公司原总经理吴银龙为请贺久长在其公司业务拓展、设计项目加快审批方面给予关照,在西安奥罗酒店送给贺久长80万元,其予以收受并答应关照。
        马维强,陕西金源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9年6月,为在招贤煤矿开展前期工作的审批及上报事项上得到贺久长的帮助,在西安高新商务酒店送给贺久长200万元。后在贺久长的帮助下,该项目于2012年4月通过省发改委审批并上报国家能源局。
        收受榆林矿业集团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王连祥所送82万元。2007年2月至2009年下半年,王连祥为请贺久长在其公司煤炭资源的配置问题上给予支持关照,在榆林银河酒店、西安王子酒店等地先后4次送给贺久长共计82万元。
        刘德平,陕西德源府谷能源有限公司总经理。2006年下半年,刘德平为加快庙沟门电厂配套项目的审批进度,请贺久长在西安E阳国际吃饭,饭后刘德平送给其10万元;2007年8月,为了该电厂项目能够顺利审批,刘德平给贺久长朋友符朝的公司以转账的方式送给贺久长165万元,以上共计175万元。
        另外,还有一宗钱权交易是在西安西京医院完成的,贺久长收受陕煤集团柠条塔矿业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森所送3万元。
        沈浩被判11年,罚金200万元
        贺久长得到法律应有的审判,被判11年,而在他被判刑的一个月前2020年12月初,其“老相识”沈浩也得到了法律的审判。似是巧合,沈浩也被判了有期徒刑11年,罚金200万元。
        庭审资料显示,2003年至2017年,沈浩在担任陕西省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陕西煤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陕西煤业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项目合作、工程承包、职务晋升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所送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1024.2377万元、美元112万元、英镑13万元、港币10万元、加元3万元、欧元36万元。
        宝鸡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沈浩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并为他人谋取利益,构成受贿罪;被告人沈浩具有坦白情节,自愿认罪认罚,悔罪态度好,依法对其从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0万元。
        以父亲遗物“金盘”行贿沈浩 袁海科也“栽”了
        值得注意的是,沈浩被审判前,他昔日的下属袁海科于11月19被双开。
        公开资料显示,延长石油原副总经理袁海科于2020年5月19日被查,也就是在贺久长、沈浩落马2个月后,他与沈浩交情匪浅,是沈浩亲手提拔上来的高管。
        袁海科,现年60岁,陕西吴起县人,在延长石油副总经理位置上被查前曾任延长油田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吴起采油厂厂长。
        为了与沈浩搞好关系,获得提拔,袁海科可谓下了“血本”。
        2008年2月,在时任延长石油集团董事长沈浩的推荐下,袁海科升任为延长油田份有限公司总经理,为表示感谢并继续得到关照。2009年、2011年和2012年三个春节,袁海科以拜年为名,将价值98万元的“金盘”、美元10万元送给了沈浩。

袁海科.jpg

        “金盘”,是千足金镶嵌奥运纪念品,非常珍贵,是袁海科父亲过世前留给他的。但为了感谢沈浩对他的认可,推荐他担任油田公司总经理,也想和沈浩搞好关系,寻求其支持。
        时任集团公司总经理张某证实:“2008年上半年,沈浩来找他商量,准备将袁海科作为油田公司总经理考察人选,沈浩作为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对公司干部人事任免具有决定权,他主要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行和生产,当时没有提出不同意见,最终袁海科被任命为油田公司总经理”。
        “不跑不送,听天由命;光跑不送,原地不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这是部分“跑官者”的画像,但却印证了袁海科的一路提拔重用。从2013年4月起,袁海科位居延长石油(集团)公司副总经,还兼任油田公司总经理,位高权重,但他没有将职权用于企业发展,而是不断地贪污腐化。
        陕西省纪委监委通报称,袁海科身为国有企业党员领导干部,无视党纪国法,靠企吃企,擅权妄为,将国有企业当做自己的“独立王国”和“摇钱树”,大搞权钱交易,攫取巨额非法利益;受贿数额特别巨大,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在党的十九大后仍不知敬畏、肆意妄为,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应予严肃处理。


生态环境会展
生态环境企业